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相关报道
<<返回 “南董北米”的传奇佳作即将亮相璟祥2018拍卖会 2018-06-21 13:39

喜爱书画的朋友们一定都知道 “南董北米”,董就是董其昌,字玄宰,号思白、香光居士,明代书画家。而米就是米万钟,也是明代书画家。字仲诏、子愿,号友石、湛园、文石居士、勺海亭长、海淀渔长、研山山长、石隐庵居士,锦衣卫籍。




这两人在艺术成就上不分伯仲,在人生经历上也是颇有相似。




董其昌17岁时,参加松江府会考。当时他写了一篇很得意的八股文,自以为准可夺魁,谁知发榜时竟屈居堂侄董原正之下。原因是知府衷贞吉嫌他试卷上的字写得差,文章虽好,只能屈居第二。此事使董其昌深受刺激,从此他发愤学习书法,经过十多年的刻苦努力,董其昌的书法有了很大的进步,山水画也渐渐入门。明万历十七年(1589年),董其昌考中进士,并因文章、书法优秀被选为庶吉士,人翰林院深造,供职于翰林院。但不久之后就遇到了明朝历史上长达十余年的“国本之争”,其间还发生了著名的“妖书案”、“楚太子狱”,朝廷内部为册立太子一事党争不休,风云诡谲。董其昌借口回家养病辞官,此后又复出两次,从三十五岁走上仕途到八十岁告老还乡,为官十八年归隐二十七年,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纷争,并一心沉浸于艺术的海洋。




米万钟就相对来说仕途比较平稳,因为他父亲米玉曾任昭信校尉锦衣卫百户。其兄米万春,任分守通州参将;其弟米万方,在锦衣卫任锦衣冠带总旗。一句话总结,自己有本事,上头又有人,当公务员不是问题。虽然终其一生官职不过七品,但是米万钟不仅完美继承了他的先人米芾的才气,而且连“米癫”的“癫”也一并继承了下来。米万钟有一次访石来到大房山,发现一块长8米、宽2米、高4米的巨石。此石经自然风化,通体千孔百穴,嶙峋瘦透,堪称奇石。米万钟痴劲大发,欲将此石搬到北京府内收藏。然此石超重,无法起运。米万钟细观此石,“昂首而俯,足跋而敛,濯之色而青,叩之声而悦”,越看越喜欢,于是不惜花费重金,雇了数百人,再加上44匹骡马,拉了7天,方将此石拉下山来,又花了5天时间艰难地将其从大房山下运至良乡。正当米万钟准备一鼓作气,将此石运回他的勺园的时候,却不幸遭魏忠贤诬告而罢官,巨石遂被弃在路旁。当地乡民认为此石不吉利,称其为“败家石”,从此无人问津。到了清朝,乾隆皇帝硬是不信这个邪,派人将“败家石”运至清漪园。这块所谓的“败家石”,就是今天立在颐和园内的“青芝岫”。 米万钟对艺术及收藏石头醉心不已,所以官位对他来说不过是“倘来之物”,“十年不迁”又算得了什么?




董其昌的书法,吸收古人书法的精华,但不在笔迹上刻意模仿,兼有“颜骨赵姿”之美。他的书法综合了晋、唐、宋、元各家的书风,自成一体,其书风飘逸空灵,风华自足。笔画园劲秀逸,平淡古朴。用笔精到,始终保持正锋,少有偃笔、拙滞之笔;在章法上,字与字、行与行之间,分行布局,疏朗匀称,力追古法。用墨也非常讲究,枯湿浓淡,尽得其妙。书法至董其昌,可以说是集古法之大成,“六体”和“八法”在他手下无所不精,在当时已“名闻外国,尺素短札,流布人间,争购宝之。”(《明史·文苑传》)。





1.webp (1).jpg

董其昌书法




米万钟呢,毕生手不释卷,学识渊博。不仅诗文翰墨驰誉天下,而且在石刻、琴瑟、篆隶、棋艺、绘画以及造园艺术等方面均有较高造诣,曾在京城购有三座宅邸园林,一曰勺园,在海淀;一曰漫园,在德胜门积水潭东;一曰湛园,在皇城西墙根下。三园选址均临水而建,因借远山近水,其建筑景观布局、匾额楹联设置赋予文人追求自然、自我完善的文化底蕴,充分反映了米万钟的生活情趣和心态,表现了其移情寄兴的和自我人格与个性。明朝万历至天启年间,京都的达官显贵、文人墨客皆到米氏三园游览,米万钟也因园名噪,而他的书画,作品风雅绝伦,气势浩翰,运笔流畅,名满天下。





2.webp (1).jpg

米万钟作品




说了这么多,是不是对这两位传奇性的明代大家的作品也充满了好奇呢?除了博物馆,现在还有个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大师作品,那就是——璟祥2018春季艺术品拍卖会。6月27-29日预展,30日正式拍卖。


 


 





4.webp (1).jpg

董其昌(1555-1636) 书法


纸本  手卷  22*133cm


释文:庄周贫者,往贷粟于魏文候,曰:“待吾邑粟之来而献之。”周曰:“乃今者周之来见道傍牛蹄中有鲋鱼焉?”太息谓周曰:“我尚可活也。”周曰:“须我为汝南见楚王,决江淮以溉汝。”鲋鱼曰:“今吾命在盆瓮之中,可乃为我见楚王决江淮以溉吾,汝则求我枯鱼之肆矣。”今周以贫故来贷粟,而曰须我邑粟来也而赐臣。即来,亦求臣佣肆矣。文候于是乃发粟万锺送之庄周之室。赵简子问子贡曰:“孔子为人何如?”子贡曰:“赐不能识也。”简子不悦,曰:“夫子事孔子数十年,终业而去之,寡人问子,子曰‘不能识’,何此也?”子贡曰:“赐譬渴者之饮江海,知足而已。孔子犹江海也,赐则奚足以识之?”简子曰:“善哉,子贡之言也!” 


款识:辛卯(1591)花朝书于剑合斋,董其昌。


钤印:宗伯学士(白)、董氏玄宰(白)


鉴藏印:周树所藏(白)、揖君所藏(朱)


 


除了上述“南董北米”外,还有八大山人、黄宾虹、谢稚柳、程十发等等大家的作品,不论是学习参观亦或是投资收藏,这都是个不可错过的好机会。璟祥拍卖欢迎各位前来品鉴赏玩。


4008-207-108